不过,在即将到来的2008年欧洲杯赛场上,我们将看到更多合法的“外援”,其中不乏伊布、德科、维埃拉、克洛斯这些巨星,也有森德罗斯、博辛瓦、拉基蒂奇等未来之星。不得不承认,各式各样的“外援”让欧洲杯的精彩更上一层楼。

相对于奥地利,瑞士这支东道主球队更加被人看好。主教练库恩原是瑞士U21国家队主教练,2001年接手组队,目标正是2008年在本土举行的欧洲杯上有所作为。

2004年欧洲杯,年轻的瑞士队是决赛圈标准的鱼腩,但17岁的冯兰唐创造了欧洲杯决赛圈最年轻进球球员纪录;到2006年世界杯,平均年龄仅21岁的瑞士后防一球不失,只不过因为攻击力不强而被淘汰出局,其中,效力阿森纳的森德罗斯和朱鲁被广泛看好。如今,大部分球员都处于28岁左右的黄金竞技年龄。

以上提到的数名瑞士队球员,都是“移民政策”的受益者。事实上,瑞士国内可供选择的人才不多,为此,他们在挑选人才的时候向国际开放。冯兰唐拥有哥伦比亚血统,森德罗斯原是西班牙人,朱鲁来自非洲足球强国科特迪瓦。目前球队的核心、老将哈坎·雅金也是土耳其移民,本赛季在英超曼城队崭露头角的费尔南德斯来自非洲佛得角。

这支由移民领军的瑞士队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不容小觑。国际化选材的大门一开,甚至让该队有人才过剩的担忧,第一次随克罗地亚队征战欧洲杯的天才球员拉基蒂奇,就是因为瑞士队的竞争太过激烈,在拥有瑞士和克罗地亚双重国籍的情况下选择了后者。

四年前葡萄牙在本土举行的欧洲杯杀进四强,给了瑞士更多的信心。当时的葡萄牙攻防皆佳,除了本国盛产优秀边锋外,德科和科斯蒂尼亚组成的“巴西后腰”居功至伟。当年德科入队还导致菲戈等老派球员不满,如今,葡萄牙人已经能欣然接受佩佩(巴西)和博辛瓦(刚果)了。

“外援”在欧洲各国国家队已非稀有品种。法国队夺得1998年世界杯的那支球队,几乎就是一支纯粹的“雇佣军”,这也与法国拥有大量的前殖民地移民有关。齐达内来自阿尔巴尼亚众所周知,德约卡夫是亚美尼亚人,图拉姆出生在法属加勒比海的瓜德鲁普,利扎拉祖是巴斯克人。如今尚在队中的维埃拉出生在塞内加尔,马克莱莱出生在刚果,曼丹达出生在民主刚果。

法国联赛有大量来自非洲的球员,大多数人少年时被俱乐部挑中,在欧洲立稳脚跟后,也选择代表法国队比赛,于是造成了法国队逐渐“变黑”。其他国家则没有这么便利的选材途径,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引进“外援”。

德国在2006年世界杯获得季军之后,本届欧洲杯不取冠军誓不休。细心的球迷却发现,日耳曼战车的火炮全是“进口组装”的:克洛斯和波多尔斯基是波兰后裔,库兰伊是巴西移民,诺伊维尔有瑞士血统,戈麦斯是“斗牛士”后代,奥东科是加纳和德国混血儿。

德国队在巴西人保罗·林克和加纳人阿萨莫阿等移民球员先后取得成功之后,对来自南美和非洲的“外援”已再无有色眼镜。德国联赛向来偏爱巴西球员,因此库兰伊等人能被认可不足为奇。另外,德国还有大量的土耳其移民,分别效力拜仁慕尼黑和沙尔克04的阿尔滕托普兄弟就是其中两位,但他们并没有选择德国队,而忠心为祖国土耳其征战。

西班牙和意大利向来人才济济,但国家队的个别位置总会出现真空。“斗牛士”缺少强力后腰,维拉利尔的巴西裔球员塞纳已是阿拉贡内斯所爱,他在2006年世界杯上已经证明自己实力;意大利右前卫无人能及尤文图斯球员卡莫拉内西,但他是阿根廷“回流”的移民,因为他原本也有意大利血统。

另外,北欧移民国家瑞典也有多名“外援”。天才球星伊布拉希莫维奇是克罗地亚后裔,老将拉尔森从肤色上就可以辨别———他有非洲佛得角血统,替补门将沙班则来自埃及。

日前,国际足联通过了“6+5”政策,目的是为保护国家队利益。但若以本届欧洲杯“外援”现象论,“6+5”政策更多是在摧毁国家队,因为它保护的只是拥有本国护照的平庸球员。

阿森纳主教练温格对“6+5”政策的评点一针见血:“这项政策并不是为了维护所谓的国家利益,只不过是为了帮助国家队去赚取更多的收入而已。”温格认为,这项政策将会降低足球比赛的水平:“对于足球赛事来说,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保持高水平,而不是怎样去保护那些平庸之辈。”

以瑞士队为例,这支卧薪尝胆7年之久的球队成长到今天,离不开欧洲各大联赛对其年轻球员的培养。这支瑞士队效力于德国俱乐部球队的有7人之多,还不包括像斯特雷勒这样在德国水土不服又回国的球员,效力英超的有森德罗斯等多名球员。正因为有了阿森纳、阿贾克斯等全球化选材的青年军,才让世界各国球员有了更高的竞技舞台。一旦“6+5”政策真正施行,他们都将失去出国深造的机会。同时,法国和德国等联赛也都将丧失挑选人才的一个大市场。

“6+5”政策的出台,是国际足联为了对抗欧洲豪门俱乐部与国家队“抢球员”的举动,同时也遏制英超等强势联赛的海外扩张(如英超“第39轮联赛”),但难免有两败俱伤的隐患。作为世界足球的中心,欧洲联赛的繁荣与外援的加入密不可分。激进推进限援制度,使撑起欧洲联赛的“外援”根基一旦动摇,各大联赛水准将严重受损。而南美和非洲等足球人才输出大国失去了欧洲联赛的反哺,水平能否真正提升值得怀疑。

而且,目前欧洲各豪门俱乐部的球员来源和市场已经实现了全球化,带给各俱乐部巨额收入的球票、电视转播及相关衍生品市场均很大程度上更依赖于本国乃至本地球迷市场,提倡本土化,逻辑上又与历史潮流相悖。同时,国际足联的新政可能会助长地方保护主义,在一定程度上让本土球员的身价进一步离谱飞涨。因此,欧盟职业委员会以违反了欧盟劳工法例相抗,全力阻止“6+5”政策在欧洲施行。

2003年10月19日,在卡塔尔举行的国际足联大会上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通过了允许21岁以下的双重国籍球员改换协会的新规定:如果一名球员在21岁时拥有双重或多重国籍,且没有代表某一成员协会的成年队参加国际A级赛,就可以要求转换到另一成员协会,但只允许转换一次。

5月30日,在悉尼召开的国际足联代表会议上,布拉特提出的旨在限制外援的“6+5”政策以155比5的压倒性优势通过。所谓的“6+5”政策,即每支俱乐部每场比赛首发阵容中最多上5名外援,而至少要保证有6名本土球员首发上场。

为了让大多数俱乐部能够平稳地完成过渡,布拉特的“6+5”政策将分三步走。第一步是在2010-11赛季,开始实行“4+7”,将外援每场上场人数限定为7人;第二步是2011-12赛季,实行“5+6”,即外援人数限定为每队每场比赛最多上6人;第三步是2012-13赛季开始全面实行“6+5”政策,即每队每场比赛最多上5名外援。

欧洲关于限援的讨论已有数年。2006-07赛季,欧足联开始以“保护本土球员”的方式来消除外援泛滥给欧洲足坛带来的冲击,规定各球队在上报的25人欧洲比赛大名单中,必须包括4名“本土培养的球员”,此后两年这一数字依次增加到6名和8名;11月2日,国际足联和素来有“球员代言人”之称的国际职业球员工会(FIFPro)在巴塞罗那俱乐部的主场诺坎普签署协议,代表着国际足联争取到了球员的支持;2007年1月26日,以草根足球为竞选纲领的法国人普拉蒂尼当选新一届欧足联主席,欧洲限援令得到进一步加强;2008年2月15日,在经过与国际足联和欧足联的讨价还价之后,G14正式退出历史舞台,让出了最后的阵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