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欧洲杯开赛前,我参加了一次商业活动里的迷你辩论赛,论题为“谁是欧洲杯历史上最强的冠军”。

巧合的是,我和对面的嘉宾都是意大利球迷。在挑边沟通阶段,两个人寒暄了半天对于意大利参加欧洲杯的种种记忆,然后他挑了2000年的法国,我选了2012年的西班牙。

没办法,意大利历史上就拿过那么一次欧洲杯的冠军。遥远的1968年,谁也没真看过他们踢球的佐夫、马佐拉和里瓦,这叫人怎么吹?

于是到了正式辩论里,我们从传控和防反的效率吵起,抬到齐达内和哈维的历史地位,面红耳赤不分伯仲。

最后对方提出了一个看上去完全无法反驳的论据:伟大的比赛需要伟大的对手!2000年法国击败的那可是群星璀璨的意大利,而蓝衣军团这些年都菜成什么样了,你看2012年输给西班牙的那批人能和前辈比吗?比都不要比!

凭借丰富的键盘械斗经验,我机智地选择了果断无视和绕道偷袭。但在内心深处,其实很清楚意大利足球的颓势也是现实。

当年的意大利真的星光灿烂,决赛首发的卡纳瓦罗、内斯塔、马尔蒂尼和托蒂,替补出场的皮耶罗、安布罗西尼和蒙特拉,上不了场的因扎吉以及受伤没来的布冯和维埃里……随着意甲从“小世界杯”变成财政紧缩的“经济适用联赛”,星光也随之渐渐暗淡。

2006年世界杯大概是我看球最疯狂和炙热的一个夏天。格罗索对澳大利亚的造点、与德国加时的兜射和决赛最后主罚的点球,三次全让我拍桌而起,每次手疼好几天。

后来呢?三届世界杯不是小组赛出局就是根本没得去,说到这里还是忍不住想传统美德文图拉。欧洲杯确实要友好得多,一次杀入决赛拿到亚军,另外两次都是点球大战里站着死去。

可是吧,足球世界残酷就残酷在人们多年后只会记得最后的冠军。亚军不是第二名,只是头号输家和背景板。而意大利球迷们,往往更加懂得这个道理。

从巅峰期一路看来的我们,人生轨迹随着这支球队一起浮浮沉沉,永远期望明天早已变成了过完今天就好。足球仍然是生活里最大的爱好,但这些年见过了太多被冠以奇迹之名的不可思议,总会在麻木间变得不悲不喜。赢了挥两下拳头,输了骂两句发泄,收拾收拾又是努力工作的每一天。

这届欧洲杯开赛前,除了日常关心意甲联赛的少数派之外,其他球迷根本就不会对意大利产生多少期待。20多场不败?纯属对手太弱。进攻犀利好看?一群罗马、那不勒斯、拉齐奥和萨索洛球员只会虐菜,等到了欧洲杯自己才是那盘菜。

真到了欧洲杯小组赛三战全胜不丢球,还是没碰到强队。1/8加时赛险胜奥地利,看吧不过如此。再到越过比利时和西班牙……虽然每一步都走得艰难,但质疑和嘲讽渐渐消散,越来越多的赞扬重新回到了这支球队的身上。

小组赛阶段,我一直抱着轻松加愉快甚至局外人的心态,觉得能让球迷欣赏到好看的比赛比什么都重要,走多远嘛随缘就好。可真到了淘汰赛里,紧张的情绪居然迅速开始了指数级的增长。

打奥地利,加时赛突然有种梦回2006年那场半决赛的错觉。打比利时,多库造点把比分扳成1-2之后,目不转睛,手心出汗。打西班牙,开局没多久被压在半场我就觉得需要救心丸,到了点球大战更是捂着脸不敢看。

意大利上一次打进欧洲杯和世界大赛的决赛,就是开头说的2012年。然而意大利球迷这段磕磕绊绊浮浮沉沉的心路历程,又何止才走过了“短短”的九年。

——他们甚至好像已经捡到了06年意大利的剧本,小组赛两胜一平并且末轮赢捷克,淘汰赛大比分击败乌克兰,2-0送走了德国,以及半决赛踢了加时。

因莫比莱和因西涅?和凯恩斯特林根本不在一个等级。基耶利尼和博努奇?玄冥二老重点还是太老,三狮军团才是欧洲杯里最稳的防线。决定性的球星?“伟大的左后卫”已经伤退,维拉蒂这种大赛拉胯的算什么球星。

曼奇尼继续沿用半决赛的阵容,索斯盖特还真是在决赛率先变阵的人。但和意大利球迷期盼的特里皮尔打左后卫这种骚操作不同,英格兰是重新回到了之前熟悉的三中卫体系。

相比于四后卫打法,英格兰这套343更能在反击里拉开进攻宽度。而他们可能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一点能体现得如此之早。

马奎尔开赛太过紧张直接回传出界,谁料意大利角球被顶出之后的换防更加紧张。搏命式的集体高压没有抢回球权,中场反而漏掉了关键点凯恩;控球三后卫与防守四后卫的切换既需要时间也需要默契,直接被特里皮尔和卢克肖连线打穿。

取得梦幻开局的英格兰正如他们此前风格一样开始退守,这并不让人意外。但谁能想到,他们居然会把务实贯彻得如此极致。斯特林和芒特回撤变成左右边前卫,整体阵型压缩成为541。

埃莫森只能凭借速度跑到大致应该在的那个区域,你根本就不能指望他做到斯皮纳佐拉那样的带球冲击和回追铲抢;而缺少了队友配合拉开空间的因西涅,永远都只会活在自己兜射的世界。

比赛前35分钟,英格兰只有1脚射门,也就是开场卢克肖那脚让他们铁了心退守的射门。意大利说起来在高位围殴但其实也只有2脚,一次来自因西涅,另一次还是来自因西涅。任意球打高,以及强行远射打偏。

在那段时间,我其实更担心凯恩的回撤和斯特林的前插会再带来一个经典的反击进球,从而彻底杀死比赛。就像很多年前,我们经常看见意大利做到的那样。

既然左路空有重兵却打不出配合,不如还是多交给右路的个人强突。正是小基耶萨甩开赖斯的贴身缠斗,带到弧顶的抽射偏出,才真正算得上是意大利本场比赛的第一次威胁。

这也不止是一次威胁。这脚射门更大的意义在于,它让队友们发现英格兰双层防线并非看起来那么完美无缺,如果能过掉一个人转身向前,那么肋部结合区和退守太深的弧顶都有可以利用的空间。

这脚射门前的35分钟里,意大利全队只有1次过人,来自若日尼奥后场的摆脱;上半场仅剩的15分钟里,这个数字肉眼可见地大幅提升到了5次。

与此同时,这些突破也让球迷重新看见了扳平比分的希望,而大部分的希望仍然来自小基耶萨。他在上半场不断尝试从卢克肖和马奎尔中间凿条缝,到了下半场贝拉尔迪替换因莫比莱之后又被换去了左路。

贝拉尔迪作为一个没有速度的左脚边锋,右路内切射门是唯一的生存之道。左右脚均衡又是全队最大爆点的小基耶萨,却能在两条边都打出冲击力十足的进攻。

遗憾的是,意大利的进攻里很长一段时间也只有小基耶萨。身边的埃莫森仍然帮不上任何忙,但隐身看小基耶萨唱独角戏,总比上半场给因西涅帮倒忙要强。

意大利开场角球,克里斯坦特前点后蹭,趁着基耶利尼和斯通斯还在纠缠不清的机会,身高只有165cm的维拉蒂低空轰炸,博努奇补射得手。

重新回到平局之后,我糟糕的心态终于恢复了平静。一方面是因为看见索斯盖特换上了萨卡,却仍然没有任何主动出击收割比赛的意思,该退的退该守的守。另一方面,比起角球进攻里的前赴后继,我更加相信两位老同志关键时期在防守里的得心应手。

虽然当年有过“加时赛是为了意大利人准备”的说法,但那是能把皮耶罗和因扎吉一起放到替补席的意大利。现在打到加时,锋线上是贝洛蒂、贝拉尔迪和贝尔纳代斯基。

三色贝贝也曾经带给过意大利球迷希望,然而他们被岁月磨平了棱角的同时也抹掉了灵性,如今最大的特点全都变成了愿意跑来跑去。

身穿9号球衣的红贝贝,这届杯赛仍然没有进过球;绿贝贝踢了70分钟,最大的存在感是XJB解围给防线添堵;紫贝贝出场之后直接消失,回到观众视线的时候就是抢点没有碰到球。

英格兰呢?下半场替补出一个身价6500万的萨卡,加时赛再一个6500万的格拉利什,还有8500万的拉什福德和1亿的桑乔仍然在待机。

我时刻都在担心这些手牌会连续打出,然后总有一个瞬间把体力槽全空还都有黄牌的老中卫KO。再加上迪洛伦佐和埃莫森怎么说也同样拼完了整场,两个人的防守站位又各有各的漏洞。

看起来不想踢点球的仍然是意大利人。中后卫仍然在努力往前送纵向直传,边路也依旧敢双人压上打突击。整场比赛最后的控球比接近2:1,射门比更是达到了20-6。

——近些年各种大赛里,很少有球队能靠着点球大战连过两关,也许这就是以稳为主不惜拖入点球对决的底气所在;

——拉什福德换下了本来就是替补出场的亨德森,虽然亨德森的点球确实不怎么靠谱,或许也是想延续半决赛的好兆头;

——教练组给皮克福德递上了精心准备的小纸条,又和索斯盖特迅速明确了罚球人选,其中当然会包括特意换上的两名前锋。

索斯盖特最后时刻换上的拉什福德和桑乔全部罚丢,意大利两球全进把比分反超。而当我还沉浸在最稳之人若日尼奥居然会罚丢的打击之中,多纳鲁马再次扑出了另一名替补萨卡的点球。

漫长的三秒钟时间里,我看着多纳鲁马一脸淡定的冷漠表情,大脑在思考是不是还有一轮的问题时完全死机。直到镜头转为曼奇尼和教练团队拥抱欢庆,我才突然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对于这个冠军,意大利球迷究竟等了多少年?从2012年欧洲杯倒在决赛开始算起,9年?从2006年世界杯夺冠算起,15年?

但在我的心里,总觉得比这些数字更加漫长,漫长到记忆都开始有些模糊。英格兰确实距离冠军更远,但他们毕竟还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联赛,最近三届欧冠包揽了两次决赛。而意大利呢?所有人都觉得你那儿的联赛节奏太慢,球队水平太次,球星都是强行捧出来的。

然而在今天,34岁的博努奇赛后抱着37岁的基耶利尼一起接受采访,笑着说到:“现在我们也是传奇了。”身旁,前途无量的小基耶萨已经在欧洲杯打入两粒进球,超越了自己的传奇父亲。身后,已成传奇的曼奇尼和维亚利看着这块当年他俩错过欧冠的球场,如今以教练的身份相拥而泣。

当颁奖仪式响起《意大利之夏》的经典旋律时,模糊的感情逐渐变得无比清晰——足球没有回家,而是回到了那些关于意大利足球的记忆里。

也许人到中年的你看球越来越少,但有些热情从来不曾冷却。仍然会紧张发抖,会扼腕叹息,会情难自禁,会在这场比赛把激情重新点燃。你会记起认定过足球就是人生,而人生永远不止如此而已。

无论经历过多少质疑和看低,其实我们从未真正放弃。不管自嘲为看透还是躺平,其实每个人都还在等一个机会。不是为了向别人争一口气,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可以。

我会讲述小组赛里他们是如何流云流水,淘汰赛里又是怎样迈过比利时、西班牙和英格兰三座大山。会谈起这个夏天玄冥二老就是中流砥柱,若日尼奥和维拉蒂如何转换梳理,多纳鲁马和小基耶萨又多么青春无敌。

你还是想说对手不够传奇?那我只想告诉你,足球这项运动的冠军永远不是几个最好的球员,而是一个最完整最强大的团体。

有时候,一个人早年时期重大挫折与阴影,真的会伴随他/她一辈子,成为他一直想要再度逾越的一道坎。

今夜的加雷斯-索斯盖特,即是如此。南门啊,原来他终究还是没从自己25年前罚丢关键点球的阴影中走出来。这一阴霾也许一直在索斯盖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也因此,索斯盖特对“点球”的过度重视与聚焦,干扰了他对场上局势的专注度并影响了他的判断,最终再度倒在了十二码线前。说实话,今天我不太想以诙谐的语气再嘲笑南门一番,因为我觉得他真的是一个沉沦于心魔的悲剧人物。

其实在决赛前,我个人对索斯盖特的看法,还是正面和认可居多的。虽说乔-戈麦斯和阿诺德伤在了他的麾下,我军队长亨德森获得的出场机会也甚是寥寥,但抛开“私仇”不谈,南门还是给英格兰带来了一些个人烙印较为明显的变化的。概括地说,索斯盖特为英格兰队的进步所筑下的基,主要有以下两点:

本届杯赛,英格兰队一路走来的最大战术特点也是最显著特征,可以概括为这么寥寥数语:以保守为盾,以长板为矛。在之前的欧洲杯复盘之中,我曾经提到过索斯盖特在战术风格中的个人烙印,透露着功利性十足“务实”之感。笼统地说,雷打不动的互补式双后腰拱卫中后场、进攻套路无外乎两翼和中路的联动并辅以英格兰传统的定位球艺能、得分后并不在意乘胜追击而是立足于三线收缩…这些指导思想,无一不彰显索斯盖特谨小慎微的带队风格。于是乎我们就可以看到,本届杯赛丢球最少的队伍,居然是不曾以防守稳固而著称的英格兰队。在索斯盖特的战术板上,不论是三后卫还是四后卫,两条边的上上下下总是他最下功夫的部分。

德克兰-赖斯&卡尔温-菲利普斯这两位以覆盖面积与打手属性的后腰,尽忠职守地完成了南门所给予的繁重防守任务,为两边的队友高频次的轮番后插上提供了较为可靠的基础。在大体比赛节奏比较保守和沉闷的战术风格下,索斯盖特将资源都倾斜给了配置豪华能力出众、拥有凭一己之力改变局势的两翼攻击手们、以及顶在最前面的“自由人阵眼”凯恩身上。

所以说,英格兰队的战术实质上并不复杂,对手们也不难解读,南门追求的就是极致的简单。大体上观之,我认为这倒确实是适合英格兰队的框架。毕竟,英格兰队的中场摆脱不了工具人的用法(他们的能力确实也匹配不上核心地位),那么干脆就以两边的快打旋风为主攻手段,双后腰负责擦覆盖空档,有时上个抢断个球出个反击,基本足矣。

众所周知,英格兰队的身价是本届欧洲杯参赛国家队中最高的(12.6亿欧元),遥遥领先于后面的欧陆传统豪强们。当然,三狮军团身价中的“户口本水分”永远躲不开立场各异的球迷们的唇枪舌战,但就以三喵内部的建队架构来看,索斯盖特在18年世界杯后对阵容框架所进行的不断更迭,的确是明智的。年纪不过弱冠的芒特、桑乔、福登、萨卡等青训天才已然在联赛与欧冠中见过了大场面,对他们予以重任不算是拔苗助长(当然,点球大战中,还是不要过于信任年轻人了吧…),他们的灵光一现很有可能铸就破局之机(芒特欧冠决赛的那一脚手术刀直塞,可能给了索斯盖特不少的启发);中生代的凯恩、斯特林、马奎尔等人正值巅峰年纪,作为三狮军团的中流砥柱,他们的黄金期尚有一个大赛周期,还能在索斯盖特的建队体系里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

除了场上兢兢业业的发挥之外,他们丰富的经验与老队长的领袖气质,大可成为更衣室内的定海神针,把整支才华横溢的队伍捏合在一起,镇住场子。从建队层面来说,索斯盖特是一个称职的国家队主帅。他的确是想给自己的祖国打造一支可以在较长一段时间内维系一流竞争力的国家队,这个建队用意倒是不必因为这次兵败温布利而否认。

但是今天,结合索斯盖特整整120分钟的消极表现和点球大战的鬼来之笔,让我不得不正视一个事实——南门的的确确不是什么顶级教练,在运筹帷幄以及凝聚力十足的曼奇尼面前,手里可用之牌厚了不少、完全可以见招拆招的索斯盖特,完完全全地落入了下乘。为了应对意大利队驰骋整届杯赛的精细的肋部穿插攻势,索斯盖特重拾三后卫阵型,让卢克-肖和特里皮尔分居两侧边翼。在着眼于压缩本方中后场肋部的空间的同时,也兼备了发挥两翼进攻主战场的作用。

这个想法,的确是没错的,开局阶段卢克肖的闪电破门就是最好的明证。英格兰打出了自身最擅长的套路,充分发挥两边强大的突进与助攻能力,趁着蓝衣军团立足未稳,发挥凯恩在中路的起承转合能力,拉开场地的宽度打纵向拉扯,最终为后插上的左翼卫卢克肖制造了足够的起脚调整时间。这一粒进球,风格上真的是非常的英格兰,也是索斯盖特麾下的三狮军团所最青睐的方式。

然而,过早地取得进球,却让索斯盖特的思路走了极端。一球优势在手,原本应当在扎紧篱笆的同时,把狮子的獠牙时不时显露两手,伺机在大举进攻急需扳平比分的意大利队身上扩大战果——就像英格兰队淘汰宿敌德国队时那样的踢法。

但是,或许是初入决赛的索斯盖特和英格兰队,赛前被伊丽莎白女王、金毛首相和威廉王子轮流又是写信又是发视频的一大堆“致敬”活动搞得负担太重又太过想赢怕输,南门在“龟缩苟胜”的歧路上,头也不回地越走越远。卢克肖和特里皮尔的后插上基本被ban掉,英格兰实质上是以五后卫的防线和扫荡型中场的标准铁桶阵配置,寄希望于就这样闷掉意大利的狂轰滥炸,直至第90分钟。但是,这可能吗?

防线收缩到整个上半场只有一脚打门(也就是卢克肖的破门)的代价,即是在宫磊指导钦点的“进球高峰期(65-78分钟)”里,英格兰队被动挨打那么久的神经,最终还是崩掉了。为了避开和人高马大的英格兰后防线硬碰硬,蓝衣军团通过一个罚向前点的角球配合,攻破了发挥上佳的皮克福德的城池。

这粒丢球,可以说是三狮军团防守定位球没看好近角的疏漏所致,但从比赛的整体走势来看,就是索斯盖特作茧自缚的保守战术所酿下的祸根。以因西涅、小基耶萨的边路纵横与单兵爆破能力,英格兰队的防线已经被撕扯得漏出了不少肋部渗透的空档;而在全员低位防守过度消耗体能的大背景下,德克兰-赖斯等关键位置球员的体力隐患则会进一步放大英格兰的防线疏漏——既然一味缩头也躲不过这要被宰的一刀,那为何不充分发挥自己的反击强度与前场速度优势,用主动的高位逼抢,来代替被动的低位“挨打式困守”呢?

关于这一点,我确实没想通,而南门自己,从他畏首畏尾的换人调整来看,他势必也是有些后悔的——在拥有一定后场发牌能力的亨德森替能告竭的赖斯登场后,英格兰队的阵型明显前移,三线也展开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般,被蓝衣军团扁平地压制在自己的半场,向前出球只能靠胡乱的大脚。利物浦队长也用自己所精的大范围转移、出球调度和中场节奏控制能力,来梳理三狮军团被压制得难以准确向前出球的中场。所以说,倘若索斯盖特早点在球队的薄弱点做一些变化的话,英格兰队未必会一直在被动中疲于奔命。见球队被全面压制而不主动改变局面,此为南门决赛的第一大坏棋;

而事实上,在豪华替补席上坐拥包括拉什福德、桑乔、格拉利什、勒温、贝林厄姆等青年俊彦的索斯盖特,在比赛的终局阶段,也曾有机会来扭转乾坤的。意大利队的围攻一整场后, 以“玄冥二老”博努奇和基耶利尼为代表的主力球员们,在续航上已经力有所不逮了。在年轻又活力十足的萨卡、斯特林、格拉利什面前,意大利队的防线分钟的严丝密合。在这时,我想大多数球迷们,都会期待着桑乔、拉什福德等人的登场。以他们充沛体能驱动下的有球能力,大概率能对蓝衣军团依靠顽强团队精神而强撑一口士气的防线造成有效杀伤。

恐怕,桑乔与拉什福德自己都是如此准备的,当他们在加时赛下半场站到场边之时,我能看得到他俩主动求战的进取心在跳动着——然而,时间滴答而过,桑乔和拉师傅依旧钉在场边。死球的换人机会不是没有,所以问题出在了那位执着于在点球大战中证明自己的索帅身上。

看到这里我才明白,原来南门一直都想通过一次决定性的Penalty胜利,来驱散纠缠着自己与英格兰队那么多年的“点球魔咒”。同一场比赛中,在观众的视角我们所能看到的,是意大利队在比赛后半段体能告急,被迫用更多的战术犯规和吃牌风险来阻断英格兰队的反击机会。此时索斯盖特若是能换上格拉利什(更早一点派他上)和桑乔这样个人能力极强的生力军狠狠地冲击一波蓝衣军团的边路和区肋部防区,也许就能毕其功于一役;而在南门的脑海里,这些场上来来的变化,可能都不是什么重点。或许,他在那时已经早早地将注意力,放到如何排出一套最能证明自己的点球大战的阵容上了。

而最终的结果,我们都知道了,在残酷的十二码线决战中,搏杀了一整场的三狮骨干们毫不脚软,替补上场的年轻人们则全身紧绷面露难色。尤其是压轴第五个主罚的萨卡,下半场替补登场以来就踢得迷离于整体之外的阿森纳超新星,彻底被庞大又山呼海啸的负担感,压垮了19岁少年本就不怎么坚韧的心性。这孩子罚球前拧巴的神色和紧张到不知该看哪儿的眼神,基本就说明了一切了。真有你的索斯盖特,把最大的压力寄托在最年轻的孩子身上,please tell me,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差不多掰扯完了,最后给这场姗姗来迟的欧洲杯决赛稍稍总结一下吧。在战术层面,这场决赛确实对得起“大赛无名局”的潜定律。三狮军团早早地取得了梦幻开局,却又再度重蹈了18年世界杯半决赛的覆辙,未能留住胜局。战术保守,其实不是什么决定性的问题。索斯盖特真正欠缺的,是在既定计划被对手的努力所搅乱后,迅速重整旗鼓并根据变化多端的场面再度克敌制胜的带队素质。

南门给人的感觉就是,一旦被对手破掉了自己预设的布置,基本就不太会付出额外的变通来改变局面了。此役的他,几乎已经把“我想在点球大战证明自己已经从坑里爬出来了,所以加时赛我也懒得变阵了”这样的“消极”想法,写在自己扑克脸上了。

对比曼奇尼治下这支团结一致、斗志持续昂扬的“平民版意大利”,这支星光熠熠但欠缺主心骨的英格兰,还是差之一筹。索斯盖特倘若不能在自身的执教风格以及“临场执念”上突破桎梏的话,那么他终究不是那个让足球真正回家的chosen one. 再这么挥霍久违的巅峰期并拖下去的话,“Footballs coming home”,恐怕会在谈笑玩梗之间,沦为又一个充斥着黑色幽默既视感的英式冷笑话。

最后,请允许我将崇高的敬意致以给这支意志顽强、表现异常出色的意大利队。征服欧陆的荣光,终归亚平宁半岛!恭喜意大利队!恭喜曼奇尼!这个夏天,属于地中海之蓝!

1996年欧洲杯半决赛,也是在温不利,史上最强英格兰迎战伤兵满营的德意志,被拖入点球大战,前十罚全中——

“你在第119分钟换上这两个人,他们根本连球都碰不到,身体和脚感都没有进入到比赛的状态,你指望他们罚进关键点球,那肯定不大现实。”

在英格兰密集防守的大腿的丛林中左冲右突,不惜体力满场飞奔,无情地冲击、蹂躏、消耗对手整条防线,终于创造出一次角球机会由博努奇扳平比分。

所以大家能看到,英格兰的禁区意大利前锋来了,意大利中场来了,意大利的中后卫也来了,要不是又保安拦着,意大利主帅高低也得在禁区里来两脚。

问题来了,我寻思让人堵在炕头被窝里揍的滋味,你南门个洋鬼子的也知道不好受,万万没想到,阁下的解决办法是等点球大战。

虽说整体而言意大利过去这二十年在欧洲杯的表现并不算差,没有世界杯里小组赛出局甚至决赛圈都进不去这样的落寞场面,但从 2008 年开始到现在这四届欧洲杯,最终出局的方式都让意大利球迷挺不甘心的。

2008 年在没有皮尔洛和加图索的情况下,和最后冠军的西班牙踢到双方弹尽粮绝,最后点球失利。如果你看过那一年的首发阵容,就明白意大利付出了多少努力才能和西班牙拼杀到最后。

2012 年一路高歌猛进,皮尔洛勺子点球淘汰英格兰,半决赛力斩德国巴洛特利的两个球到现在还历历在目,蒙托利沃传出了可能是职业生涯最漂亮的一脚长传。只可惜决赛碰到了全盛西班牙,结果被四比零羞辱。

2016年终于用一场几乎完美的比赛复仇了西班牙,却又在奋战了120分钟之后点球大战输给了德国。

而今年决赛开始之前,大家都在说着「让足球回家」的动人故事。这种不服的劲头就更强烈了。谁想给你们做嫁衣……就不让足球回家。

但在那个瞬间,回想起 2006 年的时候,老爸把我叫醒去看决赛,第一句话就是「意大利被判了个点球……」。然后就看着齐达内一个勺子点球,一代传奇的谢幕战,杀人还想要诛心。

意大利这次欧洲杯的进攻状态让人印象深刻,但有意思的是这届欧洲杯意大利都还没有踢过逆风落后球。换言之,决赛里的这个开局,是对意大利如今进攻能力的最残酷考验。在背靠悬崖的时候,到底还能不能保持对进攻战术的贯彻和执行,脚下还能不能像之前一样充满自信。

决赛开场这样丢球,场上队员的懵逼状态肯定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更何况今天是一个超级大客场。所以丢球后的几乎半小时时间里,意大利的进攻几乎是无法展开。

当然在那样的乱战时刻,你不可能不想念曾经的亚昆塔,尽管脚下不细腻却可以用疯狂的跑动和冲击如撞城锤一般给球队找机会;你也会想念2016年的佩莱头顶脚下全能的策应能力。今天面对这次欧洲杯防守表现极好的英格兰,意大利攻坚的难度自然更大。

事实上,那段时间我唯一的期待是不要再丢一个球。然而英格兰明显也没有想到领先来的这么早,没有下定决心趁势逼杀意大利一下,而是安安心心开始了防守反击。

己方有比分或者场面优势的时候,是不是要选择提升强度更进一步尝试击倒对手,在单场淘汰赛是一个永远的难题。没有绝对的好选择与坏选择。上届欧洲杯决赛,德尚的选择最终被证明太过保守,而今天我们也只能回过头来说,索斯盖特是不是太过谨慎。

英格兰的缓手给了意大利喘息的机会。于是30分钟后,意大利的进攻慢慢铺开,左路先复苏了起来,开始进行策动。

但那段时间的意大利完全失去了横向调度英格兰防线的意识和视野,几乎没有任何向右侧的转移,死盯着左路不放。对英格兰来说,这样的防守难度并不是问题。

这段僵局的时间,加上下半场开始的一阵子,小基耶萨的个人表现几乎支撑着意大利全队的进攻。细数一下,过去二十年的意大利,很少有球员能在世界大赛上贡献这种级别的单兵作战与个人攻击表现。

固然巴洛特利有过单场梅开二度力斩德国的惊人表现,但小基耶萨今天在球队绝对逆境且无法组织起有效进攻的局面下,通过自己的突破,射门和逼抢,硬生生把英格兰的防线慢慢搅出问题来。

这实在是让人印象太深刻了。当然基耶萨这届欧洲杯整体的表现,已经让人难以忘记了,相信这也会很快反映在他的身价上。

被扳平之前,其实皮克福德和马奎尔作为最后一道防线,其实已经来回吼了好多次队友了。意大利的进攻压力在不断增加。最后看似乱战的进球,也是施压许久之后的破防。

而进球之后,意大利明显是想要更进一步,当然这也是基耶萨在释放自己最后的体力和活力。可惜的是没有能再取得进球。但意大利可贵的地方在于,放出去没效果之后,能收得回来。球队中后场依然还是对比赛有着足够的掌控力。球队在场上也没有出现信息割裂,这一点看比赛多的朋友会知道有多重要。

在此之后,双方的体能都基本耗尽,并且因为时间的关系,大家在场上也愈发谨慎起来。这段时间就是真正考验主教练的时候,如何取舍,如何平衡体能和状态,潜在的点球手怎么安排,都需要赶紧考量起来。

这就看出曼奇尼毕竟还是经验丰富。索斯盖特几乎犯了新手主教练所有的错误,尤其是在点球手的安排。点球选人,既忌讳体力耗尽的球员,也尽量不选刚上场脚还很生的;而主罚顺序方面,第一第三第五都至关重要,心理压力最大,尽量要选择经验丰富的球员。

而索斯盖特的布置,不再多说了。不得不说英格兰球员对点球确实有一些心魔的成分。如果有时间会看 2012 年的点球大战,会一个同样的情况:很多英格兰主罚球员几乎都不敢看门将。

当然不得不说,多纳鲁马这身体条件真的是点球手的噩梦。身高臂长反应还不慢,确实是天生的守点球高手。当初布冯最大的不足就是扑点球,而如今新一代意大利门神最强的,是守点球。真让人感慨。

这个周末真的太美好了,虽然我不停在加班和带娃,但周日早上看到了梅西拿下美洲杯,今天凌晨看着意大利终于打破欧洲杯魔咒,这些额外的惊喜是我最大的宽慰。

这届比赛我一直在说自己确实看不动球,也没时间看球,甚至看梅西比赛的时候,我也确实比较平静。当时还想,可能确实那个劲头和激情过去了把。

然而今天看自己支持了19年的意大利队,当博努奇进球我挥臂呐喊到让我的apple watch都以为我出意外了的时候,当最后罚点球我几乎已经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对足球的热爱还在,激情也还在。真为自己高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