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女足世界杯在澳洲和新西兰合办,前者对足球热度半生不熟,后者简直接近冷漠,新西兰赛区售票不如理想,国际足协甚至出动到送出大量免费门票一招,世界杯前连当地媒体也担心赛事能否成功带动热潮和气氛。

当赛事一展开,疑虑很快一扫而空,澳洲和新西兰两地场馆连场爆满,直播收视屡创纪录,足球气氛前所未有地炽热。由澳洲队长萨姆·科尔(Sam Kerr)与姆巴佩并列足球游戏《FIFA 23》封面,到两大品牌Nike、Adidas终于设计专为女足球员而制作的球衣,以及Prada成为中国女足服装赞助,种种迹象显示女子足球不再是“小圈子”活动。

外界对女子足球的定位长年以来都只是男子足球之下的附属品或“次货”,受欢迎程度与男足相比一天一地,就连4年一度的盛事女足世界杯也仅属“小圈子活动”,情况直到去年由英格兰主办的2022女足欧洲杯才开始出现根本改变。

英格兰这个足球狂热国度拥有庞大球迷基础和足球文化底蕴,加上英超的成功,靠转播收益财源广进,无论在包括球场、训练设施在内等足球基建,或是推广宣传手法和主办大赛的能力,均造就一次非常成功世界杯,球场内外以至全国气氛一流,为本地和海外球迷留下难忘体验。热潮能否持续下去,当时仍是疑问,从2022/23赛季女足英超、英冠入场人数几何急升,确认受欢迎程度正在急速增长之中,放诸全球层面,便要视乎下一个大赛、亦即是2023女足世界杯的反应。

在此之前,先说说俱乐部层面,美国是女子足球王国,强大的学界基础到无缝接轨、发展成熟的职业联赛,历年人才辈出,近十年欧洲各国急起直追,个别俱乐部投放较多资源发展女足,先是法国球队里昂、德国的沃尔夫斯堡、英格兰的阿森纳、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到近年的曼城和切尔西以至2018年重新成立的曼联,逐步提升欧洲联赛竞争力。

女足欧冠的受欢迎程度相当夸张,2022年欧洲3场最多球迷入场的足球比赛,全是女子足球赛事,第一位是女足欧冠4强首回合巴塞罗那对沃尔夫斯堡的91648人、第二位是女足欧冠8强次回合巴塞罗那对皇家马德里的91533人,第三位才是女足欧洲杯决赛英格兰对德国的87192人。女子足球入场人数高涨是反映赛事热度一大指标,当然同时须考虑到票价相宜,到阿森纳酋长球场观看欧冠四强赛事最便宜只需9英镑,远低于男子赛事水平,不过现今世代娱乐选择繁多,球迷亲身入场观战,也是一种表态。

人口只有500万的新西兰,运动主要版图已被橄榄球球和板球占据,新西兰《先驱报》(The New Zealand Herald)资深体育记者Michael Burgess在英国广播公司(BBC)podcast节目中称,“这个国家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被足球占据……我们以往从未见证过任何类似经历,我们全都了解到它或许不会再次发生。”身为主队之一,新西兰获得女足世界杯史上首场胜仗,就算难逃小组赛出局命运,女足国家队新闻依然继续占据体育版面,Michael Burgess直言,情况出乎任何人所料。

国际足协(FIFA)公布今届女足世界杯头60场赛事(未计四强及冠、季军战)共售出逾177万张门票,相当于平均每场3.1万球迷入场,轻松突破2015年加拿大世界杯135万张门票、平均2.6万球迷入场的旧纪录。

最意想不到的是,新西兰赛区容量最大的Eden Park球场,揭幕战新西兰1-0击败挪威一仗获42137球迷入场,创下新西兰历来足球入场人数(连同男、女足赛事在内)最高纪录;就算主队小组赛出局,其后该球场上演的16强西班牙对瑞士、8强日本对瑞典、4强西班牙对瑞典3仗均全场爆满,同达到球场容量上限43217人,再创新纪录。

相对而言,澳洲对足球热度稍高,而且花名“the Matildas”的澳洲女足,在当地甚至比男足更受欢迎。国家队阵中拥有不少在顶级俱乐部效力的球星,尤其是家喻户晓、的国民偶像萨姆·科尔(Sam Kerr)。

澳洲场区6个球场,容量最高的悉尼Stadium Australia已有4场赛事达到容量上限75784人,包括揭幕战澳洲1-0险胜爱尔兰,16强澳洲对丹麦、8强英格兰对哥伦比亚及4强澳洲对英格兰,这个悉尼奥运主场馆将会上演今届决赛英格兰对西班牙赛事,毫无疑问会再度爆满。

比起数字和收视纪录数据,更重要的是以萨姆·科尔为首的一众澳洲和女足大牌球员带来的球星魅力。萨姆·科尔与法国巨星姆巴佩同登新一期足球游戏《FIFA 23》封面,就连不看女子足球的人,至少也会知道:“和姆巴佩一起做封面那个”。新世代球迷很少完整看足90分钟(连同马拉松式补时动辄100分钟以上)整场比赛,热门足球游戏可能是个出现根本改变的契机。

《FIFA 23》首度加入女足俱乐部级别赛事,当中包括女足英超(WSL)、美国女足职业足球联赛(NWSL)及女足欧冠。

而跟《FIFA》系列分家、即将在今年9月推出的EA Sports《FC 24》同样加入女足元素,包括加入74支女足球队和超过1600名女足球员。普通版由曼城球星哈兰德做封面,终极版封面哈兰德身边的亦是萨姆·科尔,另外还有巴西球后玛塔(Marta)、英格兰队长莉娅·威廉森(Leah Williamson)、德国队长亚历山德拉·波普(Alexandra Popp)、西班牙球后亚历克西娅·普特利亚斯(Alexia Putellas)等女足球星,Ultimate Team亦首度引入女足传奇名将。

大家今届观看女足世界杯赛事,是否有发现球衣设计有所不同?以往女足国家队球衣只是男足队的附属品,最初是同一版本、尺码不同,常常出现衣不称身的尴尬情况;后来加入女子尺寸,设计依然是以男足式样为蓝本。去年欧洲杯Nike为英格兰女足推出独有设计,今届世界杯赛事球衣供应最大户Nike为各队推出女足独有设计国家队战衣,Nike供应美国、澳洲、新西兰、英格兰在内13队球衣,由设计到剪裁均予人耳目一新。

为10支世界杯球队提供球衣的Adidas,亦推出一系列以大自然为主题的作客球衣,最抢眼首推日本队以富士山日落为灵感的粉红粉紫球衣。

两大品牌的举动备受讚赏,也是女足周边产品发展重要一步,然而同时爆出英格兰门将玛丽·厄普斯(Mary Earps)炮轰Nike并公开发售英格兰门将球衣的负面新闻。事实上Nike以及Adidas两大品牌均没有生产所有旗下女足国家队门将球衣作公开发售,Adidas行政总裁Bjørn Gulden承认是个失误,并认为这是整个业界的一个学习过程,加上时尚名牌Prada成为中国女足的服装赞助,女子足球商业潜力不可估量。

FIFA主席詹尼·因凡蒂诺指出,今届赛事收看直播的全球观众人数肯定超过20亿。以往世人可能只认识阿莱克斯·摩根(Alex Morgan)与玛塔,今届赛事即使增至32队,多达8支首次参赛球队,中国、巴西、德国小组赛出局、美国16强止步。多支超级强队早段下马,反映各队实力不再如昔日那样强弱悬殊,是女足运动整体发展进步的重要过程,也为大大提升赛事刺激和精彩程度。大赛过后配合足球游戏、周边产品和各地女足联赛持续燃烧,女足热度不再是四年一度的虚火,可望一路持续下去。

全球女足发展仍只是个开始,全球最高薪资的萨姆·科尔,年薪不过是曼城中场德布劳内周薪多一点,萨姆·科尔在准决赛后便说,“我只能代表澳洲队说话,我们需要资金发展,需要资金推动草根足球,我们在每个层面都需要资金。”她续称,“相对其他运动,女足(的资源)并不足够,希望这次大赛可带来改变。”

由资源以至配套和教练问题,是不少女足国家队遇上的难题,这些问题在男子足球世界近乎匪夷所思,今届世界杯前法国、西班牙和加拿大三支热门球队均遇上“兵变”或罢工抗议事件,就连欧洲冠军英格兰一批球员,也未收到2022欧洲杯应得的冠军奖金。随着女足运动长足发展,这些问题必须尽快逐一解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